作文网,小学生作文,初中作文,高中作文,作文题材大全!

梦想世界(小说版)连载中……

编辑:作文网 | 来源:想象

梦想世界(小说版)连载中……   楼主 08-02 12:44

梦想世界(小说版)
作者:蓝光梦蝴蝶
人物介绍:玥余:玥家的大小姐。因为母亲死去,整天冷漠待人。她是个法师。
茉莉花的象征:,外柔内敛,笑里藏刀。法器:怜霜杖,G245,M713(即可)
玥行瑶:天生拥有很强大的力量,但是,十分友好温柔,是个战士。
桂花的象征:内弱外强,坚持固执。武器:寒必枪,G703,M183(秋)
玥启封:和他姐一样是个战士,虽然他很暴躁,不过比他姐的力量强。
梅花的象征:好强,少些善良,认真。武器:羽灵笔,G716,M250(冬)
玥垣翔:他拥有较高魔法,天性冷漠,他是法师。
海棠花的象征:善解人意,孤傲,美丽。武器:封魂杖,G214,M718(秋)
玥梨静:她的到来改变了整个家族的命运,她拥有未知的力量,是术士。
梨花的象征:单纯,娇小,坚持。武器:琴烟枪,G597,M732(春)
描述解析:
玥家家族拥有一种神秘的力量,由于这个力量很强大,家族一直没有解除。在21世纪诞生了玥家族唯一五个小孩,悟空大师分别把他们列为战士,法师,术士,命运之轮为他们展开了一场惊心动魄,前所未有,生死离别的未来……
(一) 前序
夜晚静悄悄的,昔日混浊的清连池在冷清的月光下变得清澈。“哎呦,哎呦……”一个娇媚痛苦的女中音划破寂静的玥府。
杂乱的脚步,水盆打翻的声音,各种各样的都有。
玥陇面色紧张地在弦龄阁的门前转来转去,旁边的太医进进出出,里面是钥家第34代的传人之一。
双喜端上一杯茶,低声下气地说:“老爷,别紧张。”玥陇双手发软的端着梨花茶,甘甜清香的茶让他忘记了疲倦,双喜看老爷微微松弛下来的脸,心里也暗暗地叹了一口气。
“哇呜,哇呜……”一声清脆幼稚的娃娃声响彻月夜………
“左丞相,大夫人已经血崩不幸逝世……”


(二)家族
夏风徐徐,杨柳依依。清连池的小鱼在池底嬉戏,行良亭竖立在湖中央,正所谓“一枝独秀”。
“小姐,别乱跑啊”一个穿着翠绿衣服的清秀女孩大声喊道。
“小越,我只是去行良亭看看姐姐和哥哥他们而已。”一个女孩头也不回的说。
可能多年以后,玥府里的工人还能记得。五小姐玥梨静穿着紫色的纱裙带着单纯的笑容,跑进行良亭,因为这是不可磨灭的回忆。
玥梨静跑进行良亭,大大深呼吸三下。首先是三少爷玥启封皱起眉头,然后转头看小鱼。其他人也不睬理。玥梨静小心翼翼地说:“余姐姐,瑶姐姐,封哥哥,翔哥哥,你们好……”
其他人都是“嗯”一声,只是玥启封脾气有些不好,不好气地说:“别叫我名字。”
玥梨静实在不懂,她到底做错了什么?从她懂事开始,爹爹就不见她了。渐渐地,自己的哥哥姐姐都不理自己。
二姐玥行瑶实在看不顺眼,轻柔地说:“梨静,不怕,有姐姐在。”玥梨静轻轻地点点头。
小越满头大汗地出现在行良亭,手中端着黑糊糊的药说:“小姐,该吃药了。”玥梨静使劲地摇摇头,咬紧嘴唇。玥行瑶蹲下来说:“梨静,生病了都应该要吃药哦,不然都不是好孩子。”玥梨静还是摇摇头,说:“我没有病。”玥启封不屑地说:“说你有病就有病。”玥梨静对玥启封大喊:“我没病!”然后扭头就跑。
可是,大姐玥余却把她拉住,给了她一个耳光,厉声地说:“快吃下药。”玥梨静头前的刘海挡住她的神情,慢吞吞的把碗里的药喝下去,轻轻得转身就走了
半响,玥行瑶的脸上堆起担心,说:“大姐,这样不好吧。”
玥余恍惚一下,仿佛自己的灵魂离开……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“余儿,假如娘有一天离开了你,你一定要照顾好未来的弟弟妹妹,知道吗?”娘温柔得揉了揉7岁的余儿。
“娘,你要去哪里啊?”余儿幼稚得问。
娘娇美的面容上一颤,然后说:“娘要去一个很美丽的地方,可能永远不会回来了……”余儿立刻哭了起来,说:“娘,是余儿不听话,所以您要离开我了吗?”
娘没有说话……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玥余收回思绪,冷冷得说:“有病就该吃药。”玥行瑶还想说什么……
“大小姐,老爷找你。”双喜在亭外叫道。
双喜看了看旁边的几个人,说:“既然大家都在,那就一起去吧。”玥垣翔冷漠得挥了衣袖,说:“走吧。”
锦素阁是玥府最大的书阁。虽说是书阁,风景却也是不赖的。布谷鸟在桂花树上唱着歌,玥余依稀还能记得,在她3岁时,娘和她来这里看美丽的桂花,甜腻的香味充斥着每个角落,那是的娘,在槐树下朝着她笑。在桂花的衬托下,显得如此飘渺,似乎娘和自己是不同的世界,与自己隔离了一层薄薄的交界……
可是锦素阁里面的气氛显得十分严肃,爹爹玥陇背对着他们,在玥府的每个小孩都没有看见过自己爹爹的真实面貌。
玥梨静静静得待在另一边,看得出她是刚刚才到。
爹爹先是叹了一口气,说:“你们是时候回到你们的世界了。”玥余和其他孩子有些不懂,爹爹在说什么?自己难道不是这个世界上的人吗?
爹爹解释道:“你们的娘原本不属于这个世界,但是因为时代扭转,你们的娘阴阳差错得穿越到这个时空。你们还要回去拯救你们的世界,因为时空倒转。许多奇异的怪物回到你们的时空,你们必须回去。”
一时刻,两时刻,三时刻。终于有人打破肃静说:“难道我们必须回去吗?”爹爹重重得点点头。
然后,一个穿着黑色衣服的老人走出来。爹爹说:“这是悟空大师,他能看你们是属于什么类型的人。”
先是玥余,悟空大师摸了摸胡子,说:“这位是属于法师类型的人,因为她的法力高,属于枪法,道家。”说完玥余的眼睛变成金色的,头发变成墨绿色。
玥行瑶上前走去,悟空大师感应了一下,说:“这位是属于战士,不过是属于枪术的,儒家。”然后玥行瑶的眼睛变成粉红色的,头发也变成粉红色。
然后玥启封是战士,眼睛属于枫红,头发变成白色,笔法、剑法。玥垣翔是法师,属于枪术、巫术。
玥陇的手心分泌出微小的汗珠。按照家族的旨意,每一代都应该有术士,不然,这代的每一个人不能打开神秘的力量。
悟空大师把手放在正闭着眼的玥梨静,眼睛突然间睁开。先是沉思一下,然后笑了笑说:“最后一位小姐,是术士。属于枪法,佛家。”
玥陇暗暗地叹了一口气,说:“幸好……”
玥梨静的眼睛立刻变成紫色,头发变成蓝白色。像白色,走进来看却是天蓝色。看起来本来就是一副很冷酷的样子,可是眼里的纯真和幼稚已经彻底得打破了她的形象。
悟空大师说:“这是你们变身时的样子,没有变身和平常一样。”
玥陇说:“你们四个明天就走,静儿的病还没有治好,等她治好了我会叫她来和你们集居。”
四个人齐声说:“知道,父亲大人。”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(二) 现代
山无陵,江水为竭,冬雷震震,夏雨雪,天地合,乃敢与君绝
————玥余
南遥国(玥余),天宁国(玥启封),加洛国(玥垣翔),清岚国(玥行瑶)。
【一】问君何时相圆
南遥国,永泽城。
玥余奇怪的看了看旁边的人,奇怪,行瑶他们呢?
她毫不在乎他人指指点点对着她,她现在只是想知道行瑶他们在哪里?还有……她到底在哪里????
第一次感到无助,离开了爹爹后。她慢慢得蹲下来,眼睛里滚动着晶莹的眼泪。
一只白皙的手伸出来,玥余顺着这只手看上去,旁边的无数尖叫声都抵不过一个人的眼神。
那个人说:“小姐,需要帮助吗?”玥余傻乎乎得站起来,与他对视。其实这个男生一点都不高,可是玥余的头却只能到他的下巴。
旁边那些穿着奇怪衣服的人,倒是提醒了她他是谁:“王子……王子……”王子?这里不是现代吗?怎么和古代一样也有王子?
王子轻轻点了一下头,然后对傻愣的玥余说:“小姐,你为什么穿着古代的衣服,这里正在拍戏吗?”
黑线ing……
玥余抚平自己的青丝,深呼吸3下,用平生最冷静的声音说:“请问……这里是哪里?”王子先是一愣,然后璨然一笑说:“欢迎来到21世纪平原之国——南遥国。”
玥余呆住了。
王子露出深机莫测的微笑说:“欢迎你——玥余”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玥余,南遥国史上著名的国师,不过这是后话。
玥余慢慢站起来,冷静地说:“你怎么会知道我的名字?”王子笑了笑说:“因为,你会成为本世纪本国最尊敬的宾客。”
玥余沉默不语,王子温柔地揉了揉她的头发,说:“以后,在这里可以随时找我。还有……这里是现代,你的衣服需要换一换。”
玥余还是沉默寡言,因为……她实在找不出一点话来说……
连环殿,
金碧辉煌的宫殿,溺蔓着胭脂的香味。美人美诗美酒美景,无所不有。
玥余扯了扯身上的衣服,旁边的小姐用儃香扇挡住嘴巴,向钥余皱了皱眉头。钥余也罢,只是她从来没有穿过那么奇怪的衣服。
王子巡望了一圈下面的人,看见玥余用奇怪的目光注视着他,朝她笑了笑。玥余立刻转移视线,又不耐烦地扯了扯身上的衣服。
本国的君王开始讲话,玥余认真地听着。他正在讲的是战争的事情,钥余正听得认真,可是突然间听见“最近以来,我国的水土被一些怪物给破坏……”玥余猛地一愣,难道就是父亲大人说得“怪物”吗?
君王继续说,玥余更认真地听了。王子也时不时地瞟一眼,玥余似乎已经忘记了衣服上的不适。
近期以来,南遥国的平原之地渐渐地要被沙漠覆盖。一些儿童也无缘失踪,害得现在的人都不敢要孩子,人口渐渐减少。
玥余正听得认真,一阵冷风吹过。一个三头怪出现在宫殿外面,正大声地嚎叫。里面的人都吓的不敢出来。
不愧是君王,在最紧关头还是有作用。他命令大家先不要出来,拿出一个怪东西按了几个键,然后对那个东西说:“这里是宫殿,现在你们在空中朝这边飞来,记得带新武器。”
玥余好奇地问了一下旁边的小姐,君王手上拿得是什么。小姐嘀咕地说:“原来是乡下来的人啊……那是手机,现在最普通的东西,它可以打电话给很远的人。”钥余当时就想:我也想要,这样就可以打给母亲了。
玥余继续看着外面的场景,怪物上面有个“大鸟”。那只“大鸟”在怪物身上放了几个不知道什么东西,反正觉得很恶心。
可是那个怪物也不是盖地,一只手就把“大鸟”打下来了。
玥余觉得自己身体似乎要爆炸,只觉得自己的灵魂好像被一股强大的力量推出来。
王子不可思议地看着玥余,她渐渐浮起来,手中多了一根白色带着茉莉花花纹而且有着茉香的魔杖。
玥余慢慢地睁开眼,王子看见了她的眼睛是金色的,好像把人看透的感觉。
玥余轻轻转身就飞到外面去了。
君王惊讶的看着她,她平静地看着怪物,说:“现在给你三秒时间,你选择***和逃?”怪物轻视玥余,继续嚎叫。
玥余举起魔杖,大喝:“禁鬼决!”时间定住。
君王“0”字的嘴型,旁人的欢呼,王子的惊愕,和她自己的沉默……
“乒乓哒啷……”怪物就像废铁一样倒下去。
玥余松了一口气,软软地睡下……
“妈妈,妈妈……”玥余轻轻地嘀咕道。
最后她终于知道那不是大鸟,而是飞机。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睁开眼,就是刺眼的金色。
玥余全身疲倦地起来,看见王子在床边。王子“咻”地起来,说:“你终于醒了。”玥余皱起眉头,说:“睡了几天?”王子边打哈欠边回答:“3天。”
3天????难道就这样过了3天,那么行瑶他们在这地方待了3天。不行,得快点找到他们。
玥余下了床,礼貌地说:“谢谢这几天的关照,不过我想我该走了。”王子关心地说:“怎么了?有急事吗?”玥余想了想,说:“请问这个世界还有别的国家吗?”王子轻轻的笑,说:“当然,除了我们南遥国,还有森林之都,天宁。海洋之心,加洛。天空之城,清岚国。
玥余立刻烦了,那么多国家,自己难道一个一个地找吗?恐怕自己还没有找到,已经饿死了……
王子似乎看透了她的心思,说:“不然,我给父王汇报一下,也许能帮上一点忙。”玥余点点头。
几天后,玥余穿着黑色的衣服,拿着一个包袱,向君王和王子告别。在每一公里外都会有小城市,他们已经收到南遥国国王的指令,准备迎接国师了……
【二】明待到君自来
总有一天,我会带着胜利的笑容,来找你。
————玥启封
天宁国,香叶城。
玥启封拿着一把剑到处流浪,他自从来到这鬼地方,就没有吃上一粒饭
他从家里穿来的衣服,已经破烂不堪了。
别人的指指点点让他恼火,从小以来,都是他不屑对于别人,而不是别人对于自己。
香叶城至今以来繁荣,待人友好,街头巷里,连只鸡都可以看见在跳……
正想得入神,突然“嘭”的一声,玥启封抬起头。
淡淡的菊花闯入鼻下,多久没有闻到这种花香味。只从他娘离去后,自己只能被爹爹逼得写字,练剑,生活失去了颜色。
都怪那个玥梨静,要不是她的出生,现在都不用来这鬼地方,玥启封小小埋怨了一下。
“喂,撞到了人不说对不起。”一个甜美却带着抱怨的声音升起。
玥启封斜视看着她,长得蛮清秀的,只是矮了一些。玥启封说:“对不起?我的字典没有这几个字。”
那个女孩看着玥启封手上拿着剑,惊讶得说:“你会使剑?”玥启封不屑说:“废话。”那个女孩狡猾地说:“如果你打赢了我,我就原谅你。”
玥启封看都不看,直径走开。
女孩还说了一个很诱人的条件:“原谅你后,还可以请你吃饭,包你住。”
一阵冷风吹过,玥启封定在原地。
一时刻,两时刻,三时刻。
玥启封开口:“真的?”
女孩轻轻地点点头。
又一阵冷风。
玥启封收回右脚,转身,凝视她。
女孩拿出长剑,收神。
两人沉默几分钟后,玥启封打破沉静:“请问……我们就在这里打吗?”
女孩转头,差点些踉跄。
什么时候整条街的人都在这里了?
女孩头也不回地说:“那就在……宫殿外面打。”然后就蜻蜓点水似的飞走了
玥启封好笑地看着她的身影,深想她的武功可能也不是盖的。
但是,一人沉默一分钟后才明白怎么回事
玥启封气愤大喊:“喂,宫殿在哪里啊???”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(众人石化ing……)
终于,一位卖菜的大嫂双眼红心带着他到宫殿外。
那个女孩在那里等的不耐烦,看着玥启封来了,才罢了。
凉风习习,油绿的哈哈从树上飘下来了。
人影似飞,剑声利索。
女孩冷静地退出战斗中,她输了。
钥启封冷漠地停下来,挑衅性地看着她说:“怎么样?”
女孩笑了笑说:“没想到,你的杀伤力还蛮厉害的,不过有些蛮力罢了。”
钥启封听到这样的评价,怎能不生气,但是还是冷若冰霜地说:“该实行你的交易了吧。”
女孩冷笑地说:“怎么,不服气?”钥启封沉默不语。
女孩冷冰冰地说:“我叫冷落,是香叶城的公主。欢迎你的到来。”
玥启封把剑收回销里,说:“哦。”
冷落的鼻子里“哼”一声,说:“走。”
回宫殿的路上,玥启封好像听说别国的国师将在香叶城停下。心中有少许好奇,会是谁呢?
按照公主冷落的旨意,玥启封在这里住下了。白吃白喝了好几天,其实心里也想看看国师。
第二天,玥启封就立刻闯祸了。
“啊,小偷啊,来人啊,捉小偷啊”一个尖锐的女高音在广大的宫殿里回响。
很快,一排严肃的士兵出现,排长礼貌的说:“夫人,请问有什么事吗?”
一个体型苗条,鹅蛋脸的美人儿皱了皱眉头说:“宫殿里有小偷。”
排长失声:“小偷?!不可能,我和连沛守得很好,怎么可能有小偷?皇后娘娘,你是不是看花眼了。”
何丽说:“怎么可能,你看我的项链不见了。”
排长看了一下,真的,那条项链他看过,很贵也很美丽。
何丽说:“你们,一定要找到那条项链。”
排长默默地点点头,退下去了。
N分钟后,排长拿着项链给何丽。
何丽说:“谁?”排长带着一个冷俊的男生走进来了
何丽奇怪地说:“这是谁,我怎么从来没有见过?”排长淡淡地说:“回皇后,是公主带回来的人。”
何丽说:“公主?怎么会呢?说,是谁让你溜进宫殿的”
那个男生撇撇头,冷笑地说:“公主。”
何丽耐心地说:“我知道是公主让你进来的,谁让你偷我的项链?”
男生沉默不语。
何丽说:“来人,把这人拉下去,受刑吧。”
冷落突然从角落冲出来,冷冷地说:“母后,谁让你动我的人?”
何丽冷漠的说:“你的人,驸马爷吗?”
冷落看了看那个男生,说:“是……父王不是说过母后的东西就是我的东西吗?如今,他也是我们家的啦,所以这个东西要不要随他便。”
何丽呆住了,是啊,当年她只是一个卖豆腐的,皇上迷上了她,所以她才能当上皇后。可是,她的地位永远没有皇上前妻的女儿冷落高贵。
何丽脸色惨白,说:“你要什么都可以,可是这个项链是我的命,求你不要拿走。”冷落问玥启封:“要吗?”
玥启封慢慢抬头,说:“不要,你还是自己拿着好了,给我是浪费。”然后就走了。
冷落复杂的看了何丽一眼,自己也走了。
透明的窗帘,凉风从窗户外飘进来。这样的风,会吹走了谁的谁。
终于,迎接国师的那一天到来了。
隆重的仪式,美人妖娆,美酒味飘。
一个穿着黑白色衣服的美人出现了。墨黑色的头发,栗色的眼睛。柳眉细腰,似乎很弱不禁风,可是眼睛里的冷酷给她添加了一种很好的气质。
不过,也许是衣服上的不适。她总是隔了1,2分钟就扯扯衣服。
玥启封睁大眼睛,差点失声叫:“姐……”
冷落也惊讶得看着玥余,真是一个不可多见的美女国师。
玥启封站起来,转身就走。
御花园
玥启封高兴的说:“姐,你怎么现在才来?”玥余解释:“我慢了几步。”玥启封把她打量了一下,说:“你过的还不错嘛。”
玥余斜视地说:“彼此彼此。”两人默契地安静一下,玥启封说:“诶,我说你是怎么当上别国的国师的?”
玥余无所谓地耸耸肩,说:“只是我把悟空大师给我的法力使出来了,救了他们一命。”玥启封惊诧得说:“你能用了?”
玥余点点头,然后看着茉莉花说:“我们也该上路了……”
玥启封缓缓点头,眼神迷离,究竟该怎么办……
【三】池边君孤立清
所有的人,并不是和你一样单纯。因为他们所求的是,强者。
————玥垣翔
加洛国,海底神殿。
玥垣翔身上的衣服湿淋淋的,这一带到处都是水池。自己穿越过来就很不幸掉进水池,真是不幸啊╭(╯^╰)╮……
一路上,看见了好多的小鱼。它们的样子好憨啊,玥垣翔从小就喜欢鱼,总觉得鱼比人更容易交朋友。
可是,湿淋淋的衣服穿在身上总觉得很不舒服。一个冷酷的眼神就把想帮他的人吓跑了。开来,垣翔很讨厌生人。
没过多久,自己的额头开始发热。身上有些轻飘飘的。手中的萧握紧了,自己又上路。
最后,终于支持不住了……
脑海里全是白色的大海,真汹涌澎湃着。一个女人在那里坐着哭,哭得声音很凄凉,仿佛人生已经毁灭了。别哭,别哭。垣翔虚弱得说。
女人还是在哭,哭得更想让人陪她哭。别哭,别哭。垣翔吃力地叫着。
一个细腻的手帮自己擦擦汗,渐渐地视线清晰了 ,一个清秀的女孩正出神的看着自己,垣翔本能地转过头,冷漠地说:“你可不可以不要这样看我”那个清秀的女孩回神后,笑了笑说:“醒了,想吃什么?”
垣翔懒洋洋地说:“随便。”清秀的女孩说:“好吧,我做几个拿手好菜,你等着啊。”垣
翔点点头,顺便问:“你为什么要救我?”
女孩愣了一下,笑容更璀璨说:“秘密。”
垣翔起身,穿好鞋,出小屋。风景很不错,有小池,有田野。树上还有飞鸟,奇怪得是这里很安静,安静得好像一根针都能听到。
女孩做好饭,看见垣翔在外面,就招呼他进来。
麻婆豆腐,清炒土豆丝,芹菜伴牛肉,鸡蛋番茄汤,糖醋排骨。
玥垣翔慢慢的吃,口感很好。
女孩就这样看着他吃,像一对快乐的小夫妻。
玥垣翔受不了,就推开,重新站起来。
女孩礼貌地说:“忘了告诉你我的名字,我叫无言。”
玥垣翔呆住了,无言?什么名字?
女孩似乎看穿了他的心思,轻笑地说:“我从小在孤儿院长大,所以没有父母。”玥垣翔抱歉地说:“不小心提起你的事情了。”女孩摆摆手说:“习惯了。”
玥垣翔看了看天色,还是天蓝色的,便问:“你们这带真奇怪。”女孩头出了3个问号。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玥垣翔一起来就上路了,女孩礼貌的向他告别。真是无言啊,跟她在一起,就像和一个木偶娃娃。不过这样也好,省得我浪费口水。玥垣翔想着。
上路了,有了无言给的食物总觉得踏实多了。
“听说了,南遥国的国师要经过我这个街区……”一个中年男音兴奋地说。“是啊是啊,听说看过国师的人不多,香叶城的无暮王子看了都不禁赞叹不绝。”另一个人也兴奋不已。
国师?什么××窿?难道就是帮国家预测未来的人吗?有机会就去看看,反正也闲着没事干。
走了一会儿,肚子就唱起了“空城计”。打看无言给的包袱,一阵浓香扑鼻而来。
不错啊,有白菜包子,有牛肉拌面,还有等等。
自己吃了两个菜包子,收拾东西走人。
突然,正在闭眼养神的时候,有一个人大喊:“国师来了,国师来了。”玥垣翔急忙收拾,出去看。
一个眼闪凶光的大汉说:“收钱了,收钱了。”一个小声反抗说:“又不是你的地盘。”大汉一拳过去,那人立刻离开了地面。
玥垣翔心里惶惶的,自己都没钱,还是别看了。可是,心里总有声音在提醒他。玥垣翔想,也许是心理上的反应吧。
走后,自己的心里有些波折。
也许,他错过什么精彩的事情,谁知道,上帝总是不公平的……
玥启封收回视线,对玥余说:“没看见玥垣翔。”玥余沉思了一会儿,说:“那好吧,我们去宫殿拜访一下国王吧。”玥启封点点头,心里划过一道沉默。
无言看着这一切,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滋味。她想,他们也许就是师父说的,将来的拯救者“明道五人。”
从小,自己的师父总是唠叨自己一定要练好功夫,这样才能和“明道五人”成为搭档。那么另外四个搭档又会是谁呢?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【四】待到明日正月时
也许,我们本来就不是同路人。
————玥行瑶
飞鸟在树上啾啾叫着。空气里溺漫着桂花香,桂花?玥行瑶迷糊地想。那么快就到秋天了,时光过得真快,娘的面容在记忆中已经开始模糊了。
曾经,娘拿着桂花糕哄着行瑶,玥行瑶那时很喜欢哭,可是看见桂花糕就停止哭泣。然后再在娘的膝盖上撒娇,娘就柔声:“瑶儿不哭。”
行瑶拉了拉头上头套,轻笑。幸好自己早有准备,拿出早已准备好的萧,再拿出一个荷包,哈哈,里面可是一百两,够我吃一个月了。
自己先填饱肚子再说。
这家“百花楼”看起来不错。
自己两三步冲到一个风景好的桌子,豪气地说:“小二,上你们的特色菜。”一个穿着奇离古怪衣服的人踩着一个更加怪的东西溜过来,说:“Dear lady,what do you talk mean ?”
玥行瑶奇怪得看着他,说:“什么鸟语,我要菜。”那个人更奇怪地说:“Do you speak English ?”玥行瑶气愤地说:“你们老板呢?我要见他。”
那个人说:“what?what do your mean?”玥行瑶彻底晕了,三两步就走。一个清凉地声音说:“这位小姐不会说英语吧。”玥行瑶立刻愣住了,英语?
玥行瑶怒气地转过身,可是,不过几秒。她就被石化了(⊙o⊙)…
那人用白皙的手在行瑶面前摇了摇,小心得问:“小姐,小姐……”
玥行瑶毕竟是见过大世面的人,很快恢复正常。看着这个美男子,说:“什么是英语?”男生摸了摸她的头,一边喃喃道:“没有发烧啊,奇怪……”
玥行瑶除了娘的手之外谁的手都讨厌,把他的手拉下来,冷漠地说:“别碰我。”男生笑嘻嘻看着她,说:“你长的好漂亮啊,可以做我的女朋友了。”
玥行瑶抬头,说:“漂亮关你什么事,什么是女朋友?”男生落下脸,冷酷地说:“够了,演戏到此为止,我都说了把你纳为我的第一百零八的女朋友。”
玥行瑶听不懂他的话,转身就走。男生拉住她,说:“你还没有陪我约会呢。”玥行瑶拿出萧,稍微运功,一个漂亮的翻身。男生就离她的距离大了,玥行瑶摸了摸萧,把它放回兜里。
男生睁大眼睛,说:“停!你会武功?”玥行瑶转头,看着地上趴着的男生,说:“会有怎么样?”男生奇怪地说:“难道,你真的不是阿南找的女生。”
说罢,另一个清秀的男生带着一个妩媚的女生进来。那个男生与那个女生窃窃私语,然后甩袖而去。
那个女生熟练的叫了两杯咖啡,然后忧郁地看着外面。
男生从地上爬起来,然后走到那个女生那里,柔声地说:“请问,你就是岳小姐吗?”
玥?和我同姓?玥行瑶不可思议地想。
那个女生礼貌地站起来,说:“正是,请坐。”
男生并没有坐下,而是声音越来越柔地说:“你和我约定的时间是八点半,现在九点,请问,你为什么要迟到?”
那个女生脸色惨白地说:“我,我……”玥行瑶出于看不惯男生欺负女生,说:“凶什么,一个堂堂大男人欺负一个女生算什么好汉,有种就和我比一场。”
那个男生较有趣味地看着玥行瑶,说:“好啊,如果你打赢我,我就放了她;如果我打赢你,她就让我骂的够。”
玥行瑶蹦出一句英语:“OK。”
男生傻眼了,不要说他了,连玥行瑶都奇怪了。
凉风习习,两人早就选好地方了。
玥行瑶拿出早已准备好的萧,男生拿出一把剑,杀气重重。
玥行瑶看了看天色,也差不多到正午了。秋天的太阳正温暖,鲜红的枫叶漫天飞舞。玥行瑶似乎又闻到甜蜜的桂花香,沉醉在其中。
萧声渐渐吹起,男生拔出手中的剑,见面前的少女正入迷的吹着萧,正是攻击的好机会。闻到杀气,玥行瑶猛地睁开眼,继续吹萧,只不过萧中藏有暗器。
男生气喘吁吁,想靠近她很难,何况攻击。男生丢到手中的剑,无奈地说:“我认输了。”玥行瑶放下手中的萧,笑着说:“不会吧,那么快。我原本还以为你可以撑得了3分钟。”
男生耸耸肩,轻松地说:“没办法。”眼疾手快的拿起地上的剑,向玥行瑶冲过去。玥行瑶用萧挡住了,轻蔑地说:“武道之人不可用小人之招。”说罢便把萧往怀里放。
男生笑嘻嘻地说:“对了,忘了说我的名字,我叫周文君。”……
一座华丽的宫殿,无数美姬,无数金银财宝,无数房间,
周文君一路上大致了解了玥行瑶的情况,两人说说笑笑地走到周文君的家。准确地说,又不像家,倒像宫殿。
玥行瑶礼貌地像他父母打招呼,他父母似乎要出远门了,急忙地走了。
玥行瑶则是无聊的坐在沙发上,突然面前的一个方正型的东西说话了:“于明日下午2点南遥国国师将路过我国,请居民们注意礼仪。”
玥行瑶吓了一大跳,不过一听见有国师要路过,好奇心萌发。
选了一间略大的房间睡下,希望明天能好过……
阳光明媚,一束光线微微照进房间,床上的美人伸了伸懒腰,黑色的眼睛在阳光下,像一块发亮的宝石。
玥行瑶已经和周文君协商好了,今天下午就去看国师。玥行瑶隐隐觉得有什么事情要发生……
下午2点,街道排好了许多的人。周文君拉着玥行瑶,不让她乱跑。有人大叫:“国师来了,国师来了。”玥行瑶仔细地看着。
玥余和玥启封也仔细看着外面的人,玥行瑶看见了玥余的脸,大叫:“大姐。”玥余转头一看,是玥行瑶。
立刻停下轿子,出来。
玥余看了看玥行瑶,笑着说:“小丫头,几天不见,长的越来越标致了。真是芙蓉出水。”玥行瑶红了脸,撇撇嘴说:“彼此彼此。”玥启封走出轿子,清凉地说:“嘿,好久不见。”玥行瑶奇怪地说:“怪了怪了,启封怎么变得那么冷淡了,平时不是超火爆吗?”
玥启封不屑地说:“不要总是同样的眼光看待别人,要刮目相待。”玥行药受不了地说:“玥余,你怎么当上国师?”
玥余说:“我使出招式了。”玥行瑶不可思议的说:“真的?”玥余无奈的耸耸肩,说:“因为我用招式打败了怪物,救了南遥国一命,所以就这样咯。”
玥行瑶看了看,说:“咦,怎么就你们两个人,玥垣翔呢?”玥余说:“我们还没有找到他呢。”
玥行瑶说:“我们回走,应该能找到。”玥余说:“我正有此意。”两人笑了笑,开始了重新的旅程……

 

 

推荐阅读:
上一篇:我的2030 下一篇:魔法师之战6